跑狗图玄机解说网 > 内幕资料 > >警惕的走到车前一看
最新资讯
内幕资料

警惕的走到车前一看

时间:2020-06-04 20:16作者:admin打印字号:

司徒霜驾驶着警车紧紧的跟着歹徒的车,心中充满了对李翔龙两人的担心。虽说她从没有把那两个家伙当手下看,甚至一直还想把他们赶走,但并不代表她可以漠视他们两人的生死。尤其是刚才,她从未曾见过一个人可以如此从容平静的面对生死的威胁。她能感觉得出,李翔龙两人的轻松绝对不是装出来的。看来,她一直是错怪他们了,他们并不像以前那些家伙,只是为了追求自己才调进六组的。骄傲的心中不禁生起一丝悔恨,希望还能有机会弥补自己的过失吧。司徒霜不自觉的轻咬着下唇,眼中透露着焦急的目光。一阵急促的枪声突然从歹徒的车中传出,紧接着歹徒的车往路边一拐,停了下来。警车马上包围上去,司徒霜只觉心中一跳,猛的抽出手枪跳下警车,死死的盯着那辆坐着歹徒和自己两个手下的小面包车,绝望从心中升起。难道不可挽回了吗?车门打开了,所有警察本能的把枪对准了车门口。赵飞云慢慢的钻了出来,脸上挂着一丝古怪的笑容。所有人都被这意想不到的情形搞晕了头,一时之间竟都不知所措。赵飞云见众人拿着枪对准自己,感觉不是很好,干笑道:“大家好!那个……哦!歹徒已经都死光了,你们是不是可以把枪先放下来了?万一走火就不好了。”司徒霜见赵飞云还活着,心中松了一口气,警惕的走到车前一看,车里面五个歹徒东倒西歪的躺在车内,手里都拿着枪,身上最少的也有五个以上的弹孔正咕嘟咕嘟的直冒血,早已死透了。李翔龙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坐在车中,似乎没有一点死里逃生的喜悦。司徒霜看了看被绑成棕子一样的李翔龙和赵飞云,不敢相信的问道:“怎么回事?他们怎么全都死了?”“队长,我知道祢很急着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不过祢总不能让我们两个就这样身上挂着炸弹向祢汇报工作吧?是不是先把我们解开了再说?”李翔龙低头看着身上那不停闪着红色信号灯的炸弹苦笑道。一阵手忙脚乱的善后工作之后,李翔龙和赵飞云坐在了局长的办公室中,房间里,除了他们两个和局长,还有他们的顶头上司司徒霜这个美女警官也在场。“当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车里的歹徒一下就全死光了?”局长和声和气的问道,从他的神态可以看得出,局长大人的心情十分不错。“你说吧。”胡说八道一向是赵飞云的强项,李翔龙用手轻轻捅了捅他,把这个烦心的工作扔给了他。“好吧,我说就我说。”赵飞云无所谓的点头道:“唔……事情是这样的,先一个歹徒说另一个歹徒坏了事,而另一个歹徒又说不是他,是再另外一个(省略五千字)……最后,他们吵着吵着,不知怎么就动起手来了,于是你一枪,我一枪的拿枪对射。就这样,所有的人都死光了。”局长大人和美女警官目瞪口呆的像听天书一样听完了赵飞云不亚于一篇玄幻小说的工作汇报,直到赵飞云说完了好半天,他们才回过神来。局长早已被赵飞云的汇报搞昏了头,不过还好总算听明白了最后的那几句话:“你的意思是说,当时歹徒们是自相残杀而死的,对吗?”“局长大人真是英明,一猜就中。没错,他们那些只知利益,不管正义的无耻之徒,只要一点点小小的矛盾,就免不了自相残杀。这都是他们平时缺少必要的思想教育的结果……”“可当时车里面最少也开了四十多枪,你们两个怎么躲开的?”局长打断了赵飞云的演讲,十分怀疑的问道。“这个嘛,唔,我认为应该可以理解为当时歹徒们全顾着自相残杀,也就没想着对付我们两个。加上车里空间很小,他们相互之间都在很近的距离开枪,没有打偏的可能。所以嘛,我们两个也就没事了。”赵飞云把早已想好的对白扔了出来,心想反正现在是死无对证了,想知道真相除非你能叫那几个倒霉蛋再喘气活过来,不然就只能是老子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了。“这样啊?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你们先回去工作吧。”局长虽说还是有些怀疑,但想想也只能这样解释了,只得把这两个家伙归类到超级好命的人群之中。“是!”李翔龙和赵飞云敬了个礼,走了出去。司徒霜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的背影,见两人走出了房间关上门后,轻声对局长问道:“你真的相信他们所说的话?”“虽说他们所说的很难让人相信,但除了这种解释,祢认为还有别的可能吗?当时车上并没有其他人,他们两个又被绑着,不可能有能力杀光所有的人。再说,尸体上的弹迹检查初步也可以证实歹徒们全是被自己的枪打死的。”“但我总是觉得……算了,没什么。”司徒霜脑中出现了李翔龙两人进学校之前那轻松的神态,难道他们竟会事先知道歹徒会自相残杀?那怎么可能呢?出了局长办公室,赵飞云轻声对李翔龙说道:“老大,我看他们好像不是太相信我说的经过啊,尤其是我们的那个漂亮组长,真不愧是搞刑侦的啊。比他妈猴还精。”“你自己说你编的都是些什么破经过?我听得都快吐了,还想让人相信?好在现在死无对证,他们就算是怀疑也没有办法知道事情的真相了。”李翔龙没好气的说道。“嫌我编得不好,你自己又不去编。”赵飞云小声嘀咕道:“对了,老大,你说经过这事,咱们的美女上司会不会对咱们好点?”“这么复杂的问题,我想你应该直接去问当事人会好一点。”“可我一见美女就会胡说八道,万一不小心又说错话得罪了人家我不是死定了?”“难道你没见美女时就没胡说八道吗?”“老大你还真是了解我啊。咦,老大,你觉不觉得气氛好像有点怪啊?”赵飞云好奇的看着对自己和李翔龙不停指指点点,神神秘秘的警察同事们。“小李,小赵,能帮个忙吗?”刑侦科长走了过来,笑咪咪的问道。“看您说的,您可是我们的上司,有什么事只管说吧。”赵飞云说道。李翔龙也点了点头道:“没问题。”科长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今天六合彩开奖,我运气一向不好,你们能不能帮我选个号码?选不中绝不怪你们,万一中了,绝对少不了你们的一份。”李翔龙和赵飞云愣了,怎么也想不到科长竟会提出这么个奇怪的要求,但这事并没有什么为难,于是拿起笔随便在纸上写了几组数字,道:“哪里哪里!中了当然是科长的了,我们怎么能要呢。”看着科长小心翼翼的把那张写了号码的纸条放进内衣口袋,一路小跑的冲出警察局,直奔对面的彩票中心,李翔龙和赵飞云相对无言。还没等两人回过神来,周围其他的同事纷纷都手拿纸条钢笔,向李翔龙两人围了过来:“兄弟,帮我也填几个号码……”……一个小时后,写号码写到手痛的两位大英雄终于回到了六组的办公室。推开门,只见八位师姐马上扑了上来,手里照样也拿着纸笔,两人不由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师姐,祢们这是怎么了?怎么所有的人都在找我们写什么六合彩的号码?”赵飞云一边无奈的签着数字,一边苦笑着问道。林芳满意的拿着李翔龙签给自己的号码,轻笑道:“你们还不知道啊?现在你们是警局里所有人公认的最好运,千年难得一见的大福星啊。五个歹徒在车里火拼,打了几十枪,你们两个居然连块皮都没划伤,谁的运气会比你们还好?大家当然想找你们借点运了。”“只要你们赔了钱别来找我们就行了。”赵飞云两人还能说什么?司徒霜在办公室中听到李翔龙两人的声音,走了出来,对李翔龙招招手:“你进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李翔龙走进办公室,关上门,然后坐在了办公桌前:“组长找我有什么事吗?”“我想知道,当时车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司徒霜盯着李翔龙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赵飞云不是都说过了吗?当时的情况就是那个样。”“我不相信,五个歹徒在车里面开了几十枪,你们会一点事都没有?不过,如果你不愿说,我也不能勉强你。我只是要你们知道,下次如果想说谎骗一个警察,请编一个合理一点的理由。”司徒霜冷冷的说道。李翔龙没有出声,他知道人什么时候应该保持沉默。“你今天早上找我有什么事?”司徒霜声音稍微轻柔了一些问道。“我想问一下组长,是不是因为不想我和赵飞云留在六组,所以故意……”“故意整你们,是吗?”司徒霜接过李翔龙的话:“没错,我以前的确是在故意针对你们,我希望你们可以自己提出离开六组。”李翔龙有些意外司徒霜竟会这么坦率的承认下来,沉默了一下,问道:“为什么?我和赵飞云以前从没见过祢,当然也没有得罪过祢吧?”“原因我不想说,但是,我为我的行为向你和赵飞云道歉。以前我对你们有些误解,但今天你们用自己的行动证实了我的错误。如果你们还愿意留在六组的话,我将非常欢迎。”李翔龙眼中闪过一丝赞赏之色,司徒霜的坦诚即使是男儿也很难做到:“希望组长以后不要再让我和赵飞云天天压马路了。”司徒霜脸色微微一红,露出稍许尴尬。她本就是一个绝色美女,此刻露出这一丝女孩子特有的娇态,更是无比的动人, 香港一码中平特李翔龙一时竟看得痴了。见李翔龙的神色, 一码中平特论坛司徒霜知道自己失态了, 香港一肖中特论坛轻咳了一声道:“好了,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玄机网没什么事了,你先出去工作吧。”此时,离警局有几千米的一座大厦的天台上,一名红衣绝色女子静静的看着警局的方向。她绝世的风姿已不是用笔墨所能形容,司徒霜本已是世间罕见的美女了,可如果跟她一比,就如同星光与明月的差别。天台上,美女的身后空间突然一阵波动,吕洞宾的身形从波动的空间中轻步走了出来。“吕大真人竟然亲自跑来见小女子,莫非是担心你的两个徒儿吗?”美女头也不回的娇声说道,声音透露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娇美。“赵飞云是我的徒儿,李翔龙却不是。我知道祢不会对他们不利的,不然以祢的功力,他们绝活不到现在。”吕洞宾轻轻走到美女身边,两人都是绝世风姿,站在一起,竟说不出的合适。“是吗?那可说不定哦!你就不怕万一我一时不高兴,就会出手杀了他们吗?别忘了,我可是凶残无比的魔道中人哦。”“蝉姐……”“住口!”美女突然脸色大变,厉声喝道:“我早说过貂蝉已经死了,现在只有媚娘,魔女媚娘!”吕洞宾看着媚娘轻叹道:“事情已经过去几百年了,难道祢还不能放下仇恨吗?祢这样只不过是苦了自己啊!”“哼!那你呢?你能忘得了你那白牡丹的死吗?你放下了自己心中的仇恨了吗?”媚娘寒着娇面冷声问道。吕洞宾听到白牡丹三个字,身躯微微震了一下,没有出声。媚娘看在眼里,不屑的说道:“连自己都做不到的事,你有什么资格去要求别人?”吕洞宾半晌没有出声,过了好久,才轻声问道:“祢为什么要让李翔龙和赵飞云两人接近司徒霜?那女孩是祢的亲人吧?”“嘻嘻,放心,奴家不会伤害他们的,只是看这两个后辈很好玩,和他们开个小小的玩笑罢了。你总不会连这都不许吧?”媚娘又恢复了原来的神色,轻声笑道。“我许不许有什么分别,祢还不是一样在玩他们,不过,让他们经历些磨难可能对他们也有好处吧。”吕洞宾苦笑道。“哎呀,你这样说,好像是在怪人家不讲道理嘛!”媚娘轻轻皱眉薄嗔道。“呵呵,洞宾不敢。”活了上千年的岁月,吕洞宾早就明白一个真理:不要和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讲道理。这句话并不止是在人间通用。周军从班主任的办公室中走了出来,班主任的训斥让他感到十分羞愧,但更多的是烦躁。没办法,谁让自己这次考试六科只有一科勉强及格呢,被老师骂也是必然的。看来自己真的应该加把劲了,不然,大学能不能毕业还真是个未知数呢。“小军,最近成绩怎么样啊?”回家的路上,一个熟人打招呼道。“嗯,还行。”周军顺口答道,心中又是一阵烦闷。为什么每个人见了自己都要问什么成绩啊,学习什么的,这种该死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回到家中,周军跟正在做饭的母亲打声招呼,就跑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急忙跑到桌前打开了电脑。“军军,考试成绩出来了吗?”母亲在门外问道。“还没,可能还要过几天吧。”周军心中一慌,几乎是本能的撒了个谎。他不敢告诉母亲实情,如果母亲知道她原来一直都是学校学习尖子的儿子竟然会考了全年级倒数第一,他不敢想像母亲会气成什么样。“刚回来,就别那么急着复习嘛!先休息一下再说吧。”母亲丝毫没有怀疑,周军轻轻的松了口气。“知道了,累了我会休息的。”听着母亲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周军面前的电脑也已经进入待机画面。周军熟练的从一个隐藏的目录中点开了一个标题是梦幻的图标,看着熟悉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他眼中闪出兴奋的目光,充满了自信。“我来了,这才是属于我的世界。”周军轻声喃喃念道。此时,李翔龙和赵飞云正无聊的走在大街上,因为他们是刑警,所以身上穿的是便装。“唉,闷死我了,还以为当警察有多好玩呢,内幕资料除了那天抢劫的事有点意思,就再没什么值得回忆的事了。那些该死的强盗都跑哪去了?总不会是集体罢工了吧?”赵飞云没精打采的踢飞了一块西爪皮,正好落在十米外的垃圾箱中。“服了你了,没见过当警察当得像你这样的,居然盼着出事。有你这样的警察存在真是警界的耻辱,市民的不幸。”李翔龙没好气的骂道。“警界的耻辱?老大,你好像忘了我立的那个二等功吧?我现在可是警界的英雄,市民的保护神啊!”赵飞云不服气的叫道。“那是大家被你的假相一时迷惑,没有看清你的真面目。”“虽说是事实,但是被老大你这样说我,我还真是伤心啊。”赵飞云一脸的小人得志,看不出丝毫的伤心之态。“有精力开玩笑,还是留意一下周围的情况吧。我们借着查案的名义一连逛了一个星期的街,再没一点收获,下次就别想再出来了。”从抢劫事件过去后,时间已过去了大半个月,那神秘人还是没有一点线索,就连对方的目的是什么都还不知道。倒是经过那抢劫事件后,那位美女组长对两人的态度有了很好的转变,至少那些故意整人的任务再也没有出现了。“那些贼都不出来,我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我去请个人来当贼吧?”赵飞云不服气的反驳道。李翔龙没有马上回答赵飞云的话,眼睛看着前方微微一眯,呵呵笑道:“不用你请人当贼了,有人自动送上门了。”赵飞云也看到前面那个骑着摩托车的两名男子抢了一个女人的皮包,正飞车向自己这边冲来,眼睛一亮:“我就说嘛,这么大个城市怎么会一个贼都没有?”眼看着摩托车以不低于八十公里的时速飞快的接近,李翔龙和赵飞云不紧不慢的向车子迎去。对他们来说,速度不是很快,但在其他人的眼中,两人的速度竟比箭还快。倒霉的飞车党还不知大难临头,见有人竟不怕死的想挡在车前,一咬牙对着李翔龙两人就开车撞了过来。在车离自己只有不到五米的时候,李翔龙和赵飞云两人毫不在意的微微一侧身,在车子和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一把抓住两个飞车党的后衣领提了起来,失去驾驶员的摩托车冲出几十米,倒在了地上。看到这一幕惊险画面的路人们这时才醒悟过来,发出一阵阵叫好声,甚至还有人怀疑是不是在拍电影。赵飞云神气活现的把手上的倒霉抢劫犯往地上一扔,一脚踏在他的背上,得意洋洋的拿出一副手铐,喝道:“嘿嘿,光天化日之下,你竟敢在我的眼皮底下抢劫?分明是没把我这个警察放在眼里。听好了,我现在就要抓你,你可以不说话,但你所说的将会成为呈堂证供。”李翔龙没有赵飞云那么爱现,早已把手上的抢劫犯给反手铐上了,听了赵飞云的话,笑骂道:“你警匪片看多了吧?胡说些什么?”赵飞云一愣,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干笑道:“嘿嘿,说错台词了。”用脚踢了一下地上趴着的抢劫犯,吼道:“快说,你其他的同伙在哪?一共抢了多少钱?咱们的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死要活就看你自己怎么选了。”“你不会是想在这大街上公审他吧?快把他铐起来送回去算了。”李翔龙白了赵飞云一眼。这时,李翔龙身上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听,司徒霜那娇美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你们现在快回来,有大案子要查了。”还没等李翔龙开口,话筒就挂了。李翔龙苦笑一下,这位美女长官还真是惜字如金啊,一个字都不愿多说。“走吧,组长叫我们回去了,说是有大案子查,这下你有得玩了。”“真的?感谢老天爷,总算是有人犯事了。是持枪抢劫还是绑票?真是期待啊!”赵飞云眼睛一下就亮了。“可能是拉登大叔跑过来了,要咱们去招待一下。”“真的,那可就好玩了。咦?拉登来了没理由让咱们当警察的去抓吧?老大你唬我!”赵飞云边开着玩笑,边把地上的那个抢犯铐上,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起来。李翔龙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两人押着两个抢劫犯就坐车直奔警察局。至于那抢劫犯的摩托车,李翔龙在车上打了个电话给110,就让他们去处理了。回到警局六组的办公室,发现里面有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正在做笔录,边说边掉眼泪,看起来挺伤心的。两人走到一边,李翔龙开口向正在看一份文件的方萍问道:“怎么了?是什么案子?”林萍表神有些古怪的答道:“他儿子在家打电脑时晕了过去,送医院三天了还没醒来,医生说很可能成植物人了。”赵飞云奇道:“那她应该去找更好的医生啊,来找我们干什么?她不会是想报警让我们抓那台电脑吧?”林萍摇了摇头:“不是她报的警,是医院报的警。一个星期不到,现在光我们市就突然出现了上千名这样的病例,而且还在不断的增加之中。医院方面认为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就报了案。而刚刚省厅也发来了通告,现在全国已至少有数万同样的病例出现了,都是在短短的两个星期之内出现的,要求我们重点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听起来好像是一种很厉害的传染病啊?”林萍叹了口气:“要是就简单了,问题是,连国家最好的专家也查不出那些晕迷者有什么病,说是一切生理机能完全正常。还有一点是最奇怪的,所有晕迷者都是在打电脑时晕迷过去的。你们说怪不怪?”“打电脑打晕了?那还有什么好查的?谁都知道玩电脑太入迷了是很伤身的,谁让他们自己不注意节制一下。”赵飞云不以为然的说道。林萍苦笑道:“事情哪有那么简单?这些晕迷的人大多数都是家庭富裕,文化层次都比较高的人,而且大部份都是在校或刚毕业的大学生。可以说是国家的精英人群吧,一下子这么多人出事,也难怪上面会重视了。你说的那种打电脑打多了会伤身的情况以前也不是没有,但一两个还正常,短时间内大批量的出现就十分有问题了。”“晕迷者的家人有没有出现同样情况的?”李翔龙问道。“有几个,但那是家庭成员在一起上网同时出现的,其余的就只有一些因为伤心过度而晕迷的,但很快就被救醒了。”此时,司徒霜走进办公室,见李翔龙和赵飞云都在,把手里的一叠文件随手抽出一叠交给他俩:“你们去这些人家里查一下,看有什么线索没有,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林萍好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办公室。对司徒霜的冷漠,李翔龙两人早已是见怪不怪了。两人接过文件一看,写满了一大堆的人名和地址,不禁相对苦笑,这下可有得玩了。一连两天又过去了,两天来,六组的人,不,应该说是警局中所有能调动的人全都调动了起来,但却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发现。李翔龙和赵飞云两人这两天就走访了不下二十个家庭,开始信心满满,以为自己有常人没有的异能,出手查案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两个业余大侦探现在也没了把握。从所有昏迷者的生活习惯、饮食起居到用精神力对现场进行探查感知,根本一点用都没有。所有的人和平常人没什么不同,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区别,那就是可能比一般人更爱上网吧。“老大,你说这些人跟别人没什么不同啊?就算是爱上网,精神一时受不了晕迷,但也不至于赶场似的赶在一起吧?”赵飞云并肩和李翔龙走在大街上,两人正从一个昏迷者家中出来,现在正在赶往下一个昏迷者家中去的路上。“这件事的确有古怪,如果说是中毒或是传染病,没理由那些人的家人一个都没出问题。看来事情的关键还是在那些人的共同点,上网上面。你应该知道吧,这两天网吧一关门,新的昏迷者数量马上减少了,而新的昏迷者也全是家中有电脑上网的,这至少说明那些人的昏迷一定和上网有关。”赵飞云叹了口气:“你说的这些所有人都知道,问题是,为什么这些人上网会昏迷不醒。如果不找出原因,总不能把全国的电脑都给砸了吧?”“所以说啊,我们就是要找出他们为什么上网会昏迷的原因来。”李翔龙烦闷的甩了甩头,无意中看到一家规模不小的网吧门口贴着封条,随口说道:“最近那些网吧老板可惨了,这案子一天没结,我看这网吧一天就不会重开。这次他们的损失可不小啊。”“说的也是。喂,说起来,咱们哥俩可也好些日子没上过网了吧?”“是啊,都快好几年没上过网了。”李翔龙怀念的看了看网吧。网吧门口贴着几张大的游戏海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张名叫梦幻空间的游戏海报。海报的美工设计十分精美,主画面上是几个西方传说中的骑士和魔法师等等,下方写着一行字:梦幻与您相约在三月十七日。李翔龙心中一动,好像想到了什么,想要抓住那灵感,却又无从落手。苦思之下,还是找不到那一闪而过的灵感,李翔龙只得把它先放到一边。不多时,两人便来到了要走访的人家中,又开始了那千篇一律的问话,写着那几乎是千篇一律的答案。“请问祢丈夫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网的?”“几年前他就开始上网了。开始是和别人聊聊天,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上得就多了起来,但一直不是很入迷,只是最近几个月才迷上了一种游戏,每天除了工作,回家就是上网。为这事我们还吵过几次。”“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上网十分入迷的?”李翔龙提问,赵飞云在一边匆匆的记着问话的内容。“前几个月吧。”“能记得具体的时间吗?”“好像是三月份左右,他不知怎么就迷上了打游戏,一玩起来就什么都不管了。”“游戏迷都这样,有什么好奇怪的。”赵飞云小声嘀咕道。李翔龙瞪了赵飞云一眼,警告他别乱说话,转头对那女人又问道:“他上网时祢发现有什么奇怪的现象没有?”那女人想了一会,有些迟疑的说道:“他只要一上网,就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一样,我和他说话十句倒有九句他都不会吭声。还有,前几天我看他玩了一会,不知怎么的,他的手虽然按在鼠标和键盘上,可一直都没动过。”“哦?”李翔龙有些惊喜,这倒是个新发现,又急忙问道:“祢知道他玩的是什么游戏吗?”“好像叫梦……梦想……不对,是梦幻什么的?”李翔龙心中闪过一丝亮光,猛的想起在网吧门口看到的那张海报:“是梦幻空间,对吗?”“没错,就是梦幻空间。唉,都是这该死的游戏害的!”女人神情悲痛的说道。李翔龙长吁了一口气,拿过赵飞云手里的记录本一看,果然,所有的受害者都是在三月或是三月后四月间左右突然迷上玩游戏的。不过这才是自己调查的二十多个人,如果其他的昏迷者都是一样,那么从这点也许可以推断出,这次的大规模昏迷事件很有可能和这个叫梦幻空间的游戏有关。“谢谢祢的合作,如果祢想起什么还需要补充的就打这个电话告诉我们。再见!”李翔龙拉起赵飞云急忙往外就走。“老大,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赵飞云有些惊喜的问道。“我怀疑这件案子和那个叫梦幻空间的游戏有关,要回警局证实一下。”李翔龙点点头。回到警局,两人和一大堆文件笔录奋斗了大半天后,赵飞云把手中的文件一放:“不用再看了,这个梦幻空间绝对是有问题的,咱们看了也有几百个了,全部都是梦幻空间的游戏迷,其他的不用看也肯定是一样的了。”“嗯,好吧,我去告诉组长。”李翔龙也觉得没什么再看的必要,几百个例子已经足已说明一切。李翔龙起身走到司徒霜的办公室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司徒霜的声音:“进来。”推门走进房间,李翔龙知道这位大美女的脾气,也就不多作客套,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发现了一个有用的线索,想告诉祢……”司徒霜静静的听完了李翔龙的报告,娇美动人的脸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等李翔龙说完了,她才开口问道:“这个游戏你见过吗?”“没有,我最近几年很少玩游戏。”李翔龙摇摇头。“我看过你的资料,记得你好像电脑水平不错吧?”“嗯!”李翔龙点点头,曾经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黑客红心,电脑水平怎么说也不至于配不上一句不错吧。“你今天下班后跟我一起回去,我要试一下这个游戏。你看看能不能找出这个游戏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有没有问题?”司徒霜淡淡的说道,语气中没有一点询问的意思。“嗯……好吧,不过这个游戏可能真的有问题,那么多人玩它都出了事,昏迷不醒,我还是认为祢这样做太冒险。为什么不直接去找游戏的公司呢?”李翔龙考虑了一下,答应道。“这个游戏没有公司,是私人做的,也没有收费。不说代理商,就连开发商都不知是谁,国外也没有同样的游戏。这是今天刚收到的消息。”司徒霜淡淡的说道。“原来祢已经怀疑这个游戏了。”李翔龙苦笑道,脸微微一红。还以为只有自己才想到这点,没想到司徒霜早注意到了。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啊,修真的实力看来也并不是百事通用。“下班后记着不要走了,我有车,坐我的车一起走。”“好的,我出去了。”李翔龙起身道。

  新京报讯(记者 滕朝)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北美绝大多数影院无限期关闭,周三(3月18日)票房收入跌至30万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周三的营收为1070万美元,同比下降97%。票房分析人士表示,30万美元无疑是北美现代历史上单日票房最低的一天。

,,三期必开一肖中平特
上一篇:一张脸棱角显明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