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狗图玄机解说网 > 资料专区 > >那些忍者应该是里高野的人
最新资讯
资料专区

那些忍者应该是里高野的人

时间:2020-06-04 19:51作者:admin打印字号:

好几天过去了,怪兽伤人案一点线索也没有,倒是市区又有几起离奇的凶杀案发生。被害人全都是晚上被害,无一例外的死无全尸,最完整的尸体也只剩下百分之三十左右,而且尸体还像是被某种野兽吃剩的一样。一时之间,怪兽吃人的谣言漫天乱飞,老百姓们人心惶惶。虽然政府出面表示没有什么野兽伤人吃人的事,但对那些被害人的尸体却又无法解释,反倒让人觉得是在隐瞒着什么,更加大了市民的恐慌。“死的人我查过了,两个小混混,一个清洁工,一个妓女,一个过路的,完全没有联系,唯一的解释就是怪物杀人是没有动机的。与其说它是在杀人,不如说是在捕食。”李翔龙边看着电脑上黑来的警察局内部的资料,边说道。“那家伙的饮食习惯还真是特别啊!那么多好吃的,怎么偏偏喜欢吃人呢?”赵飞云愤愤的骂道。他查这个吃人怪兽不是因为想斩妖除魔,只不过纯属无聊找点事做。但现在查了几天却一点线索也没有,反倒是怪物又在他眼皮底下连连作案,这让他感到很没面子。“看来怪物每天晚上都要出来伤人,与其在家坐等,不如出去转转,说不定能中奖呢。”关掉电脑,李翔龙站起身来。“好主意,运气好的话搞不好怪物直接找上我们。听说修真之人的肉吃了可是大补啊,那怪物这么爱吃人,没理由不上钩啊。”“那好,你去当那个诱饵吧。我掩护你,你长得这么白白胖胖,那怪物见了一定直流口水。”李翔龙笑咪咪的看着赵飞云。“我随便说说的,老大你还当真了?”赵飞云被李翔龙看得心里直发寒。“不是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吗?你怎么一点舍身精神都没有呢?”“那话是光头和尚说的,不关我事。我信道的!”赵飞云不为所动。“那你以后就少胡说八道。修真之人的肉大补?你当自己是唐僧啊。”李翔龙笑骂道。夜色降临,在灯火的辉映下,上海变成了一座不夜城。那连天的万家灯火中,似乎在向世人展示着这座中国最大都市的繁华。但现在,这座城市却笼罩在一个恐怖的吃人怪兽的阴影之下。两条人影在城市的楼房中高速穿梭跳跃着,那速度早已超出人体的极限,每每一个简单的跳跃,就能飞跃数十米的距离。黑色的身影融入夜色,在高速的运动中,已很难用肉眼去捕捉了。“老大,咱们现在这样乱转一气,真的能找到那怪物吗?”赵飞云对这种类似撞大运的搜索方式的成功率表示怀疑。“不然你有更好的方法吗?还是你想通了,决定自己当诱饵去引那怪物出来?”李翔龙也知道这是个笨方法,但除了这个办法,他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主意可以找到那个怪物。“我随便问一下,没别的意思。啊,其实饭后出来活动一下也很不错啊,跑跑步对身体有好处的。”“等一下!”李翔龙突然停在一幢大楼的楼顶上,闭上眼睛,好像在感知着什么。赵飞云无声无息的落在他身边,不再出声说笑。“跟我来!”李翔龙丢下一句话,突然用最快的速度向前飞去。“哼,明知道我不会飞,还跑得那么快。”赵飞云不满的抱怨着,双脚一蹬,像一颗流星一样向李翔龙的方向追去。没过多久,就发现李翔龙正躲在一个楼顶上监视着下面的小巷子。李翔龙轻轻对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他点点头,轻轻的落在李翔龙的身边向下看去。小巷子里,一个身上胡乱挂着一身只能称之为碎布条的乞丐正被一群黑衣人围着。这群黑衣人打扮就像忍者一样,背后还背了一把武士刀,手里都拿着一支好像枪一样的东西对着那乞丐。一个好像是头领的黑衣人正在对乞丐说话,用的是r国语言:“试验体一号,你最好不要反抗,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要你跟我们回去,我们是不会为难你的。”那名乞丐好像说话有些困难,神志也有点问题:“回去……不……好……难受……关着……”眼神中似乎对这些忍者很害怕。“八格,神经竟然错乱了,难怪会到处吃人。动手!”忍者首领骂道。听到命令,忍者手中的枪都射出一根针头打在乞丐身上,看起来好像是麻醉针。但乞丐并没有像他们所想的一样昏迷过去,反而眼神随着自己受到攻击而开始变得狂乱:“打我……坏人……杀……”瘦弱的身体突然间好像气球一样胀大,转眼间变成了一个五米多高的巨大怪物。李翔龙两人看着这个怪物,任凭两人艺高胆大,也不禁有些紧张。这怪物全身长满了盔甲一样的鳞片,脑袋就像一个变种的鳄鱼头,一双利爪的指甲足有一尺长,看着那指甲上闪动的寒光,没人会怀疑这双爪子可以轻易的把人撕碎。这怪物完成了变身,马上疯狂的向那些忍者展开攻击,但看起来那些忍者也不是普通人,灵活速度都大大超出普通人的标准,一见麻醉枪无效,马上抽出背后的武士刀与怪物战成了一团。“老大,这是什么怪物啊?我只听说过狼人,可没听说过还有什么鳄鱼人啊。”赵飞云惊讶的看着地上的怪物,倒也没怎么担心。他已看出来了,这鳄鱼人虽说力大皮厚,却只能算是个野兽的加强版。像他这样实力已接近中等修真水准的修真者是不会把这样的怪物放在眼里的。“我怀疑这个怪物不是天生的,而是一个试验品。如果我猜得没错,那些忍者应该是里高野的人,看样子这怪物和里高野脱不了关系。”李翔龙冷冷说道。忍者的出现勾起了他心中的仇恨,杀气不知不觉的散发出来。怪物的力量虽然强大,但动作却有些笨拙,不是几名忍者的对手,不一会儿,身上就被忍者砍上了好几道伤口。也许是麻醉药开始发生作用,怪物的动作开始渐渐慢了下来。赵飞云不由有些发急,放了个隔音阵法后问道:“老大,咱们动手吗?”李翔龙摇摇头:“跟着那些忍者,找出他们的老窝来,一锅端。”赵飞云眼睛一亮:“好主意,这才好玩。”不用多久,怪物终于支持不住,倒了下来,随着身体也慢慢恢复了人形。一名忍者拿出一个大黑袋,飞快的把变回人形的怪物装进袋子,然后往肩上一扛,跟着其他忍者一起钻进了一辆停在巷口的小面包车中,向城外开去。李翔龙拉起赵飞云,悄然飞到高空远远的跟在车后面。车开到郊外五十多里的一个工厂后停了下来,几名忍者下车时已换回了普通人的衣服,扛着那黑布袋进了工厂。“老大,看来这是他们的老窝了。要不要现在就下去端了它?我看这些忍者神龟也不怎么样,根本不是咱们的对手嘛。”赵飞云兴奋的鼓动着李翔龙。“对方的情况我们一点也不知道,还是先看一下再说吧。”李翔龙忍住了下去大开杀戒的诱人想法,理智的说道。“还看什么?难道咱们两兄弟还会怕几个忍者龟?要不我先下去玩玩,不行你再上。万一打不过,咱们难道连跑都跑不掉吗?”赵飞云不以为然,不等李翔龙回答,已跳到地上,大摇大摆的一脚踢飞了三米多高的大铁门,吼道:“有会喘气的吗?老子踢馆来了。”十足一副黑老大的嘴脸。二十几个穿着警卫制服的人立刻跑了出来,一个像是带头的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我是来踢场子的,叫你们管事的出来。”赵飞云一脸傲气的说道。带头的看了看地上被踢倒的铁门,脸色轻轻一变,放轻了语气道:“是道上的朋友吗?如果是缺钱花可以直说,十万八万的我还是可以做主的。”“钱我多的是,我就想要你们刚刚抓进去的那个会变身的怪物,想活命的就自己乖乖交出来。”赵飞云根本存心找麻烦,他知道这样一说,这帮人是绝对不会放他走了。果然,那十几个警卫脸色大变,都从身上抽出一把武士刀冲向赵飞云,看样子是准备杀人灭口。赵飞云虽然口气很大,但心里却一点也不敢大意。这二十几个警卫的实力虽然比最低级修真也要差点,但二十多个一起上,倒也不容小视。要是一时大意被几个外行放倒了,自己恐怕就要成为修真界的大笑话了。见对手一起冲过来,他急忙把玄甲放出来。突然凭空出现的玄甲让对手大感意外,双方立刻战成一团。“搞什么嘛?竟然连几个小角色都干不过,看来有必要改进一下了。”赵飞云不满意的撇撇嘴。打了几分钟,玄甲和二十几名警卫暂时打成个平手,他对此十分不满意。那名首领见赵飞云一个人站在那看戏,心里十分不爽,转过身来,挥刀大叫着向赵飞云冲过来。不过,还没等他冲到赵飞云面前,只见赵飞云一挥手,一团白色雾气向他打来,瞬间,首领就变成了一个人形冰雕。“想偷袭我?找死!”赵飞云拍了拍手,对自己道术的效果十分满意。这时,与玄甲正杀成一团的二十多名警卫突然动作几乎同时一顿,接着便像积木一样全身散架倒在了地上。赵飞云一见,气得大叫道:“老大,你怎么抢我的对手啊?”李翔龙飘落到赵飞云身边:“不要玩了,正事要紧。”向一个角落里走去。他刚刚用精神力查看过了,这里应该有个地下通道,如果估计没错,很可能有个不小的地下基地。走到一面墙前,李翔龙再次确定了一下位置,抬手就是一个爆炎符。伪装的墙被炸倒后,露出了一条向地下延伸的通道。赵飞云走了过来,伸头看了看:“好深啊,老大,听说忍者可是很爱在自己住的地方搞些机关陷阱什么的,你看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东啊?”“你说呢?”李翔龙懒得去慢慢感知这里的机关,而且精神力对这些没有生命的机关的感知效果也不是很好。他干脆用了最简单直接的方法,找人开路——放出金钢,控制着它走进通道。不出所料,一路上,简直就是古今中外的机关陷阱大展览,飞箭、毒烟、钉板、翻盖、铁笼、机枪,还有一段可以合在一起的石壁,直把赵飞云看得大呼:“开了眼界,回去要好好研究研究。”走了没多久,终于到了一扇合金门前,门上还有一个世界上最先进的眼纹电脑锁。李翔龙当然不会跟一把锁叫劲,一个爆炎符打在了门上。意外的是,门虽然被打凹了一块,却没坏。李翔龙不服气,一连扔了五个火符,直把个合金门硬生生的给烧化了。“咱们这也算是在杀人放火吧?”赵飞云跟着李翔龙跳过地上的钢水,进到了地下基地中。“乖乖,好大啊!建这么个基地得花多少钱啊?”看着眼前巨大的基地,赵飞云叹道。“小心点,这里还有不少忍者龟。”李翔龙打出一个冰椎,把一名正准备向他扑过来的忍者钉在了地板上。“放心,看我的。”赵飞云拍拍胸口,把玄甲和枪手全放了出来,一前一后的向前走去。枪手不时对着看起来空空如也的墙壁、角落放上几枪,可每一枪都会打中一名躲藏着的忍者。不奇怪,机关人本来就不是靠视觉索敌,而是靠精神力的波动像雷达一样,香港六合心水资料网对四周扫描, 香港一码中平特再高明的隐藏术对它们来说也是白废, 一码中平特论坛因为它们根本就看不见。这群忍者碰上了这些用古道术制出的杀人利器, 香港一肖中特论坛算是倒了大霉,遇上了克星。见这个办法不错,李翔龙干脆也放出了金钢。终于,忍者见藏是藏不住了,干脆跳了出来,挥着刀不要命的冲上前来拼命,但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干掉了最后一名忍者后,李翔龙两人开始搜查这个基地。基地的大部份房间都像是研究室,但有一个房间里的东西却把两人吓了一跳。这房间比别的房间都要大上很多,里面放着一排排圆柱形的玻璃罩,有大有小,大的直径足有四五米,小的也有一米多。罩子里面注满了不知名的液体和一个个恐怖的怪兽,那个忍者从巷子里带回来的鳄鱼一样的怪物也在其中。刚进房间时,两人几乎以为自己进了东京怪兽展了。凭着精神力的感知,两人知道,这些怪物都是有生命的,看到这一切,什么都明白了。这个基地明显是一个研究和制造这些怪物的实验室,那个在上海搞得人心惶惶的怪物估计是从这里不知怎么跑出去的。一个就已经闹得是满城风雨了,可这里少说也有三四十个,要是全放出去,真不敢想像会发生什么事。把电脑里的资料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复制在几张光碟上后,李翔龙在基地里又找到了几百公斤的tnt,两人把炸药放满了基地。不会用炸药没关系,那用精神力控制的火符不就是最好的起爆器吗?在最大的一堆上百斤的炸药上压上了一张火符,两人不慌不忙的走出了这个地下基地。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个小型蘑菇云从地上升起,方圆数里的土地陷了下去,成了一个巨坑。“老大,咱们好像玩过火了。”赵飞云苦着脸道。“不怕,又没人知道是咱们干的。再说了,这样的地方当然要毁掉了,难道还留着它害人啊?”李翔龙也没想到那些炸药的威力会这么大。“说的也是,这些害人精,竟然会故意造出这么些怪物,明摆着不想干好事,死了也活该。不过,老大,今天又是杀人又是放火,还外带搞爆炸,说不定明天咱们就得上警察局的头号通缉了。”“不要紧,中国不是坦白从宽吗?咱们自己去自首,罪名会轻不少的。”李翔龙拉起赵飞云向城里飞去,跟赵飞云在一起久了,也学会了胡说八道。“说的也对,自首的话说不定就能枪毙改死缓,再加上表现好点,没准就成无期了。咱们两兄弟现在可是修真,照师父说的,可以活上个千把年没问题,看来这世界吉尼斯的坐牢纪录就要被咱们打破了。”“是啊是啊,说不定咱们还能成为第一个在牢里成仙得道的修真呢,那样可就是修真界的一大美谈了。如果大哥没一气之下干掉你这个不肖之徒的话……”两人越飞越远,没有发现在爆炸的不远处,一个红色的人影渐渐露出身形,从身材上看,是个很美的女子:“嘻嘻,好有趣的小子。没想到上来玩玩,竟会碰上这么好玩的两个家伙,从功法上看,应该是那个吕洞宾的徒弟吧。闷好久了,你们正好来陪姐姐开开心。嘻嘻,不要让姐姐失望哦!”身形微闪,便失去了踪影。赵飞云家中,李翔龙正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小龙炽和影,怎么也弄不明白,这两个小家伙的胃口怎么会这么大。看它们的个头只有一只小宠物狗大小,可李翔龙硬是眼睁睁的看着它们一顿吃下了足足十公斤的牛肉。而且,它们的饭量还在持续看涨。李翔龙倒不是怕这两个小东西吃穷了自己,他就是奇怪,它们是怎么吃下体积比自己身体还大的食物的?赵飞云推开大门,走了进来,手里拿了两个大信封:“老大,有你的信。”李翔龙接住赵飞云扔过来的信封,有些奇怪:“我没告诉任何人我在你这啊?是谁寄的?”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信封,写着寄信人是警察局人事科。“不会是前天我们干的事被查出来了吧?”赵飞云一脸古怪的神色。受中国人习俗的影响,他不认为警察局无缘无故的找上自己会是什么好事,虽说以他现在的本事根本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但被人满世界的通缉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你傻了?有听说过警察局抓人先用信通知的吗?先看看是什么再说吧?”李翔龙撕开信封口,拿出一张纸一看,脸色立刻变得要多古怪有多古怪。“老大,我要当警察了!”赵飞云同时也打开了信封,看了里面一张警察局的录取通知后,哭笑不得的把通知递给李翔龙。“看来咱们两兄弟还真有缘份啊,不仅是同学,还要做同事了。”李翔龙苦笑着看着手里的通知书,和赵飞云的那份一模一样,除了录取人是李翔龙的名字外。“问题是,老大,我怎么不记得咱们什么时候去考过警察啊?”这件事太奇怪了,要不是那通知书上盖着警察局的大印,赵飞云几乎要当它是一场恶作剧了。“看起来不像是寄错了地方啊?同时寄给我们两个人,世界上不会有这么巧的事。这事有古怪啊。”李翔龙信手拿起信封,在折信时他就发现里面还有东西。“照我说就别理他,资料专区想对付咱们就让他光明正大的来。只要咱们兄弟联手,管叫他来一个死一个,来十个死五双。”赵飞云神气活现的挥着拳头叫道。自从前天大闹了一场后,这小子就一直精力过剩,老想着再出点什么事让他发泄一下。李翔龙拿出信封里面的几张照片,看清照片的图像后,脸色瞬间变白了:“只怕咱们不去还不行了。你看!”伸手把照片递给了赵飞云。“该不是被人拍了你的写真集吧?”赵飞云边胡说,边接过照片,看清照片后吓得手一抖,差点照片就掉在地上了:“怎么可能?当时明明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啊?就算有人躲着,也不可能逃过我们感知的?”赵飞云惊呼失声。照片上竟是两人两天前在里高野的基地里大闹的情形,从拍照片的角度可以看出,拍照人当时绝对离他们不远,至少应该在他们的精神力感知范围之内。“当时我已经很小心的搜索过周围了,如果有人,绝对不可能发现不了。这只能有一种解释,拍照的人实力很可能高出我们很多,才能隐藏自己的所有气息。”李翔龙想想都觉得后怕,一个高手竟然一直在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自己却一点都没察觉,要是对方是敌人的话,那可就太可怕了。“有道理,看来应该是这样了。”赵飞云点了点头,看着手里的通知书皱眉道:“你说这人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敌人的话他没必要玩这种花样啊。可如果是朋友又为什么不出来见我们把事情说清楚呢?”“嗯,现在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李翔龙感到有些头大。“唉,什么时候警察局开始这么缺人了?居然要靠威胁来拉人手。老大,我怎么觉得这不像是当警察,倒像是被人威胁进黑社会啊?”赵飞云一头倒在沙发上,无力的呻吟道。第二天,李翔龙两人拿着通知书来到了警察局人事科报名。填了几份表格后,两人领到了自己的警服和配枪,并被分配到了刑事科。就算两人从没当过警察,也感到了事情的不寻常。正常来说,刑事科绝不是两个刚进警局的新人可以进的,但是,向其他人打听,所有的人虽然也有点奇怪,但谁也说不出是怎么回事,只有一个人事科的干事无意中说了一句:这是上面的安排。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的李翔龙两人无奈之下,只得跟着人事科的警官来到了刑事科报到。让李翔龙微微有点失望的是,从他一进门开始,他就不断的用精神力探查整个警局,却发现所有人都是普通人,让他找出背后那个高手的想法不得不落了空。看来他这个警察不当还不行了。两人被分到了刑事科的第六行动组。不知为什么,李翔龙总觉得科长和那名警官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点怪怪的。不过,也许是怪事经历得太多都已经麻木了,两人根本没去理会。顺着科长说的方向,两人来到了六组的办公室,推开门后,李翔龙的第一个反应是:我是不是走错门了。退出来看了看门口的标志牌,没错啊,的确是写着刑事科六组啊?但是为什么屋里面八个人居然全是娇滴滴的大美女啊?该不会这个六组的警员全是女人吧?“请问,这里是六组的办公室吗?”赵飞云硬着头皮小心的问道。“没错,你们有什么事吗?”靠近门边的一位长得有点像影星关某某的美女站起身来回答道。“我们是新分到六组的警员,我叫赵飞云,他叫李翔龙。我们是来找六组的组长司徒霜报到的。”赵飞云突然觉得能和这些美女师姐一起共事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啊,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呢。什么?我是修真,不能结婚?你听谁说的修真就得打光棍?那样还会有人想当神仙吗?长生不老的活着,对美女能看不能碰,就算是神仙也会抓狂的。“什么?他们是分到六组的?有没有搞错啊?”“就是,怎么分两个男的来啊?霜姐这回一定会发火了。”“祢说这两个家伙是什么背景?上次那个市长的公子哥让局长亲自出面都没进得了六组,他们怎么还往我们这塞人?”“进来又怎么样?我担保他们待不过三天就得被霜姐赶走。”李翔龙和赵飞云目瞪口呆的看着几位师姐们一边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一边小声的议论着自己,听起来,自己将来的这个顶头上司可不是很好相处啊。“先进来坐一下吧,队长出去有点事了,很快就会回来的。你们等等。”那位打招呼的美女微微愣了一下,十分有礼貌的招呼道。“师姐您太客气了,请问能告诉我您的芳名吗?”赵飞云摆了个自己认为最帅的角度,面带微笑的问道。“当然,大家以后就是同事了。我叫林芳,我看你们的年纪也都不大吧,以后就叫我芳姐好了。”林芳轻笑道。“芳姐?我看不像啊,祢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啊?我今年可是有二十三岁了哦!祢应该还没有吧?”赵飞云很惊奇的问道。果然,林芳脸色一红,却很开心的道:“不论年龄,论辈份你也要叫我一声师姐吧?”“哦?这么说,那是当然的了。芳姐……”李翔龙好笑的看着赵飞云用他那抹了蜜的嘴哄得林芳咯咯直笑,走到房间里的一个空座位上坐了下来,暗中感知着房间中的每一个人。“不简单。”这是李翔龙感知后的结果。这八个美女每一个身上都有很强的能量,呼吸和心跳无一不显示出常人难及的实力。虽然还比不上异能者那样变态,但在普通人中,李翔龙还真没见过几个比她们强的人。按她们的这种实力,根本不应该只是个普通刑警,怎么说也应该是个特警了。“霜儿,我找祢好半天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听到声音后,房里的漂亮师姐们都露出了鄙视的神色。看来这个声音的主人人缘不怎么好,至少在这些美女心中形象不佳。“刘斌同志,我和你不是很熟,希望你以后叫我司徒组长,霜儿只有我的亲人才会这么叫我。还有,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是公事,那就到办公室里面谈,如果是私事,对不起,我想我跟你没什么私事好谈。”说话的女子声音十分娇美,但却透着一股子冷味。李翔龙眼睛微微一亮,因为他在这个女子身上感应到了一丝很弱的精神力,但无疑已是一名有潜力的异能候补者了。“我买了两张演唱会的票,是最前排的,想请祢一起去看,可以吗?”“对不起,我没时间。”“我还没说是什么时间,祢怎么知道没时间呢?”“你一定要我直接说出我不想去吗?请让开,现在是工作时间,我还有工作要做。作为一名同事,我想提醒你一下,不管你当警察的目的是什么,希望你能对得起这身警服。”门被推开,李翔龙和赵飞云只觉得眼睛一亮,一名身穿警服,年龄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的美女警官走了进来。唇红齿白,娥眉淡扫,身形好似风中细柳,与电影电视里那些包装出来的美女们相比,多了一分淡雅和刚毅,少了几分做作。任是李翔龙这样曾经沧海的人也不禁微微心跳加速,这样的美女居然是一名刑警,看来警察局里还真是卧虎藏“凤”啊。“请问是司徒组长吧?”李翔龙和赵飞云站起身,走到这位美女警官身前。“没错,你们是?”“我们是今天刚分到六组的新警员,向祢报到的。我叫赵飞云,他叫李翔龙。”赵飞云抢着答道。司徒霜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你们的事人事科已经跟我说了,我先声明,不管你们是为什么要进六组,也不管你们有什么背景,如果在一个月之内你们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表现,到时请立刻走人。”“嗯,明白了。”“那好,现在开始工作去吧。”司徒霜转身就要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那个……组长,祢好像还没说我们应该做什么工作吧?”赵飞云委屈的问道。“方萍,给他们点事做。”司徒霜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办公室,关上了大门。“老大,你以前得罪过她吗?我怎么觉着她好像跟咱俩有仇一样?”赵飞云不解的看着李翔龙。“我也正想问你这句话呢,看来咱们将来日子不是很好混啊。”李翔龙看着正强忍着笑的几名女警官摇头苦笑道。“小师弟,来,你们去在市里面转一转,找一下这辆车的线索……”一个星期过去了,那个寄通知书和照片的神秘人物一直没有线索。不过,李翔龙和赵飞云倒是没闲着,每天在市里面跑来跑去,不是找车,就是找人,总之这一个星期加起来李翔龙两人也没在六组的办公室中待上十分钟。不过,这样也不是一点用都没有,至少两人现在对这座城市的了解是大大加深了。现在,两人就是闭着眼也能画出大半个上海市的地图来,不能不说是一种收获。好不容易到了下班时间,两人回到家中,赵飞云一头倒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呻吟道:“老大,我受不了了,再这么下去我看我们不用别人来打,就要被那几个魔女玩死了。我宁可与十个武士玩格斗,也不愿再在这个鬼地方干下去了。”“嗯,忍一忍吧,为了找出那个神秘人,我们还得在警局里待下去,那是我们唯一的线索。不论是敌是友,他用照片威胁我们进警局,一定有什么用意的。如果那些照片真的公开了,我们虽然不怕,但也很麻烦的。”“但这么下去可不行啊,每天被那几个魔女耍着玩,哪有时间干正事?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按理说我们没得罪她们啊,怎么处处针对我们?”李翔龙也有点烦那个司徒霜了,点点头道:“明天我们去找那个司徒霜谈谈吧,把话说开了,如果她只是不愿意我们进六组,我们想办法调开就行了,反正那神秘人也没说一定要我们待在六组。”“好好的一个大美女,可惜就是脾气太臭了。对了,老大,那个司徒霜的精神力比常人好像要高很多啊,那个神秘人该不会跟她有关吧?”“唔!难说,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什么都有可能。”第二天,李翔龙两人一早就来到警局,找到了司徒霜:“司徒组长,我们有点事想和祢谈一下。”司徒霜一脸寒霜:“是公事吗?”“是公事。”“那好,进办公室来谈吧。”司徒霜点点头,正要打开办公室的门,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喂!我是……明白了……我马上过来。”“有什么事等下再说,现在有突发大案。你俩马上跟我来。”司徒霜不容置疑的说完,转身向警局外冲去。李翔龙两人只得快步跟上。“组长,能问一下是什么大案吗?”赵飞云好奇的问道。“持枪抢劫。”“哇,这么刺激?好棒……”赵飞云一听有好玩的,兴奋的叫道,不过,看到司徒霜的冷眼后,立刻把后面的话给吞了下去。到了现场,这是一座市里小有名气的小学,周围已经被警察全部封锁了,很多人在警察的拦阻下好奇的向学校里面张望着。司徒霜一到现场,就进了指挥室。李翔龙两人从现场的警察中了解到,原来这是一起持枪抢劫银行案,五名案犯在被警察包围后逃进了这所小学,又劫持了几十名小学生和两名女教师,正和警察对峙。现在最麻烦的就是匪徒的火力十分强大,身上又有炸药,加上人质全是小孩子,只要有一个出事麻烦可就大了。“那些家伙的火力很强吗?有多强?”赵飞云有点不以为然,中国的枪支管理可是很严的,照他的估计里面最多也就几支手枪罢了。“他们有两支ak47,一支m16,手枪最少也有四支,而且他们还有手雷,你说他们的火力强不强?”那名被怀疑的警员没好气的答道。“哇操,太夸张了吧?怎么搞得跟拍电影一样?真的假的?”好像是为了回答赵飞云的问题,学校里面的匪徒突然向外面打了几枪,有一发子弹正好打在了赵飞云身边的墙上,把他吓了一跳。“看样子是真的了。”他轻声念叨着,赶紧躲到墙后面。“外面的警察听着,马上后退。限你们三分钟内给我们准备一辆车,不然我们就把人质杀光。”“为什么每个匪徒被包围了都会说出这样没有创意的台词呢?他们就不能想点新的台词出来吗?”赵飞云讥笑道,一把拉过李翔龙,轻声问道:“老大,怎么办?咱们要不要出手啊?”李翔龙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既不愿暴露自己和赵飞云的异能,又不能看着那几十个小孩子被杀见死不救。他想了想才道:“还是先看看再说吧,就算万不得已要出手,也尽量不要被人发现。”为了孩子们的安全,指挥部不得已只能先答应匪徒们的要求。不过,他们提出,一定要先放了孩子,为了让匪徒们放心,可以让他们在现场的警员中挑一名警员当人质。经过考虑后,匪徒们居然同意了这个条件。仗着手里有人质,一个匪徒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看着门口的警察,暗暗比较着应该挑谁。女人不行,早就听说条子里有批女刑警厉害得不得了,还是别上当的好。那些看起来高头大马的也不行,个子越大越难控制,咦,那个年龄很小,可能是刚从警校毕业的吧,好!就他了。这位匪徒大哥用手中的枪一点李翔龙:“就你了,过来!”“我?”李翔龙有些不敢相信,这个家伙挑来挑去,居然挑到了自己头上。“问什么,就是你了!过来!”匪徒不耐烦的说道。“老大,你就放心的去吧,小弟逢年过节都会记着你的。”赵飞云低头拉着李翔龙的手颤声说道,肩膀一抖一抖的,也不知是在哭还是在笑,看样子挺辛苦的。“死条子,那么关心他,你也一起来吧。”匪徒神气活现的指着赵飞云大声道。“我也一起?那个……老兄,你真的确定吗?”赵飞云疑惑的看着这个匪徒老哥,暗想着他的运气还真是有问题啊,那么多警察不挑,偏偏挑了他两个修真,他出来干活之前一定没烧过香吧?“就你们两个了,快点过来。”“他们两个年纪太小了,我跟你们去。”司徒霜走过来大声说道。“司徒警官,您的大名我早听说了,我可不敢让祢当人质。别耍花样,你们两个快过来。”“组长,没办法,只能我们两个上了。”“是啊,也不知是他倒霉还是咱们俩倒霉。”赵飞云好像事不关己一样的说着风凉话。司徒霜担忧的看着这两个一脸轻松,完全没有将要出生入死觉悟的手下,无言可说。“你们两个才进警局,没想到就……一切自己小心,千万不要逞英雄。对了,你们有没有什么话要留下的?”局长走过来,一脸关切的轻声问道,就差没直接说让他们两个留遗言了。“没有。”李翔龙淡淡的摇头道。“我只想问一件事,那个……出这种任务有没有奖金拿的?”赵飞云的问题差点没让局长大人和司徒霜背过气去。这个臭小子就不能说点配合气氛的话吗?哪怕像电影里一样悲壮的来上几句“如果我不能回来,请转告……”之类的台词也行吧?把身上的枪交给了司徒霜,两人跟着匪徒进了学校的一间教室。两人一进房间,就被几名匪徒七手八脚的绑成了两个大棕子,一人身上还挂上了一个炸弹。任是两人艺高胆大,也不免有些紧张。虽说两人都不是常人,就算是炸弹爆了也要不了他们的命,但焦头烂额的在床上躺上个把月的滋味也不是那么好受的。车已经准备好了,五名悍匪押着绑好了的李翔龙两人,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学校,上车扬长而去,后面跟着一大队呜呜乱叫的警车,好不威风。恨得赵飞云暗暗直骂:“这帮白痴就不能把那该死的警笛给关了吗?难道你们怕老子死得不够快,想提醒这帮悍匪早点撕票?”李翔龙见车上除了自己和赵飞云,就全是匪徒了,暗道也是时候出手了,免得夜长梦多,于是对赵飞云使了个眼色。

  体育大生意第2133期,欢迎关注领先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双色球 2020040期

,,六合网开码结果
上一篇:带着吾路上跌了三次
下一篇:没有了